《藏?;ā穼嶓w書版本    《盜墓筆記少年篇·沙?!穼嶓w書版本
返回首頁藏?;?/a> > 幸运飞艇pk拾计划三十九章 尋找梁灣 (北京pk拾幸运飞艇時間2013年4月14日)

藏?;?連載中)幸运飞艇pk拾计划三十九章 尋找梁灣 (北京pk拾幸运飞艇時間2013年4月14日)

  夕陽西下之后,黎簇開始招呼兩個人去尋找梁灣。陽光開始變得柔和,當白色的沙子不再像白天那樣猶如鏡面一樣反射陽光,他們才能真正去直視這片沙漠。

  他們并不確定這個女的是否也和他們一樣被運過來了,按照道理,如果和他們一樣,應該早就出現了,但是之前草草地找過一圈,安全范圍內肯定沒有,離開這片海子太遠的地方,陽光反射得非常厲害,肉眼是無法識別物體的。

  仍舊不敢離開這片海子太遠,他們在沙丘上分成三個方向尋找,黎簇竭力叮囑,這海子四周一圈的沙丘下面,埋著廢棄的卡車,這一圈屏障是死亡與生存的界線。絕對不能走下沙丘,到海子的外沿去。

  都已經是十幾歲的人了,那兩個人能分清什么是玩笑,都按照黎簇的說法行事。

  沙漠中的落日十分壯觀,在夕陽把沙丘照成剪影之前,他們大概只有30分鐘的時間,黎簇并沒有抱太大的希望,但是他們只分開找了兩三分鐘,楊好就大叫,黎簇和蘇萬朝他聚集過去,看到在大概一公里外的兩個沙丘的凹陷處,竟然能看到篝火的火光。

  那邊是一個沙丘的陰影,火光十分的明顯。

  “望遠鏡?!崩璐貙μK萬說道,蘇萬從包里拿出一個大概只有煙盒大小的望遠鏡遞給他。

  黎簇拿過來,怒目看向蘇萬,蘇萬道:“我看王力宏演唱會的時候買的,很貴的,我們得節約空間,又不是來打仗,這個夠用了?!?br/>
  黎簇掰開來往遠處的篝火那邊看了看,看到了梁灣在篝火邊上,衣服穿得很少,正在整理自己的行李箱。

  望遠鏡的放大倍數不夠,只能看到梁灣纖細的腿,下身似乎只穿了一條內褲,黎簇放下望遠鏡,感覺了一下距離,就覺得很糟糕。

  楊好把望遠鏡拿過去看,看了幾下就回頭抽了蘇萬一嘴巴:“夠用你奶奶,咱們一路倒霉,難得看到個大美女沒穿衣服,這么好的機會就因為你買個破望遠鏡給打上碼了?!?br/>
  “什么?”蘇萬立即搶過去看,看了幾眼也抽了自己一個嘴巴。

  楊好回身抽出槍來,咔嚓上膛,蘇萬立即后退說下次不敢了。楊好就道:“我放幾槍打個招呼,讓她到我們這里來,這樣的福利,放那么遠算什么事情?!?br/>
  黎簇擺手攔住,這段路太危險了,他不知道為什么梁灣會出現在那兒,是在這里蘇醒,然后走過去的?還是之前就被人放在了那個地方?

  他仔細觀察外面的沙丘,看到在一些沙丘上有類似腳印的痕跡。不知道是不是梁灣行走留下的。

  外面的沙漠非常危險,這邊距離太遠,如果無法溝通到位,梁灣一旦朝他們走過來,很可能出事。

  他四處看了看地形,沙丘變化很大,他無從判斷。太陽非??斓牡芈淙氲仄骄€之下,篝火越來越明亮,黎簇不祥的預感越來越濃烈。

  沙漠表面還是很平靜,這和看著地雷田一樣,有人在地雷田里生火,現在沒事,但必然是要被炸死的,楊好呸了一口就道:“刀和繩子給我,繩子系我腰上,我過去一趟,能把她帶過來就帶過來,帶不過來我就呆她那邊?!?br/>
  “很爺們,但是我怎么聽著不對勁?!碧K萬道。楊好罵道:“少廢話,拿繩子?!?br/>
  “不夠長?!碧K萬道:“才30米。我看咱們還是大吼吧,或者弄出點可以傳遞信息的動靜來?!?br/>
  “這個距離還是太遠了,她能聽到就不錯,傳遞信息根本不可能?!?br/>
  “他們說薩克斯管的聲音傳播距離非常遠,特別是在沙漠里,薩克斯和沙丘會產生共鳴,聲音可以傳得很遠很遠。而且最牛逼的,薩克斯可以模仿人聲,特別是人的唱聲,我們可以用薩克斯傳遞信息?!碧K萬道。

  黎簇腦子都有點疼,他知道蘇萬學薩克斯學的還不錯,但是現在說這個不找抽嗎?他抽了蘇萬一嘴巴,罵道:“你腦子有問題吧,我們現在到哪兒找薩克斯管去?你能靠譜點嗎?”

  “我帶了!”蘇萬得意的從背包里扯出一只黃銅的樂器,“當當!奇跡小王子,請叫我南城收納王,白面小多啦A夢?!?br/>
  黎簇看了看拿黃銅的東西,確定是薩克斯管,臉色都變了,看了看楊好,楊好也一連錯愕的看著他。

  頓了一下,兩個人默契的揪起蘇萬抽丫的,“你媽b,望遠鏡占空間是吧,你媽b,繩子帶30米夠了是吧,薩克斯管!薩克斯管!你帶薩克斯管過來干嘛?”

  “薩克斯管是我的生命!”蘇萬抱住薩克斯管:“我靠,難得來趟沙漠,我有個愿望就是對著夕陽吹一曲啊,就像mv放的那樣,老子陪你來冒險,順手完成的夙愿,不過分吧!”

  打累了,楊好和黎簇都倒在地上,蘇萬拍了拍薩克斯管里的沙子,喘大氣道:“你們這些俗人,懂什么叫情懷嗎?”

  “mv是在沙漠里拍的嗎?”楊好就問黎簇。

  黎簇搖頭:“那是在海邊,是在沙灘上,不是沙漠?!?br/>
  蘇萬愣了一下,“不會吧?!?br/>
  楊好把綁在腰上的衣服解掉,赤裸上身爬起來,“情懷,情懷是吧,拿來,老子撅了它!”

  黎簇看了看太陽,地平線上只剩下一道紅線了,擺手對他們道:“別鬧了,呆會兒再收拾他,沒時間,你不是說你能用薩克斯管模仿人聲嗎?快模仿?!?br/>
  蘇萬爬起來,呸了一口,“你們遲早有一天會跪拜在老子的薩克斯之下?!闭f著拆出簧片把沙子抖干凈,問:“你要對她說什么?”

  “你就說,這里的沙漠很不安全,讓她呆在那兒,最好不要貿然移動或者發出太響的聲音,我們在想辦法?!?br/>
  “說英文?!碧K萬道:“這是西洋樂器,只能說英文?!?br/>
  黎簇功課很差,楊好更是連基本語法都不知道,兩個人嗯了半天,黎簇說道:“no safe,no move,you'd better shup up!We want the way now!”

  蘇萬嘆了口氣,不去理他們,作為各種補習班堆積起來的中等學生,他的成績比這兩個人好多了,他爬到沙丘的頂端,對著夕陽和篝火,吹響了薩克斯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