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藏?;ā穼嶓w書版本    《盜墓筆記少年篇·沙?!穼嶓w書版本
返回首頁藏?;?/a> > 誕子

藏?;?連載中)誕子

  “下棋吧,兩三個時辰了,不找點事情做,怎么熬過去?!苯饩劈c上沉香扇了扇,似乎覺得有些不滿意,但也沒想換一種。

  “不會?!卑虢乩畹?,看了一眼沉香,一巴掌拍翻在地上,裝香的瓷盤一下打得粉碎。解九身后的伙計上前一步想發作,解九擺手攔住,想了想,覺得伙計在這里,氣氛始終也不太好,晃了晃兩根手指,伙計都退出了天井。

  “也不喝茶?”解九自己把地上的碎片撿起來,看了一眼,頗為心疼地埋進一邊的花盆里。 “不喝!”半截李道,“鬼才喝得下?!庇挚戳艘谎劢饩诺谋砬?,“怎么,很珍貴?” “明中期的,也不是很貴,但是我很喜歡?!?br/>
  “這種東西,爺的庫房里海了去了,改天自己去拿?!卑虢乩睢芭蕖绷艘豢?,似乎覺得解九有些小氣。

  解九嘆了口氣:“這碟子是我母親的遺物之一,小時候我哭鬧,母親就用兩個這種碟子碰擊,唱曲子給我聽?!?br/>
  “你母親的遺物,爺的庫房里也有一堆,你趁早拿回去!”半截李絲毫不買賬。

  解九嘆氣,也是,他母親揮霍無度,要說這種遺物,后來因為清理房間的時候實在堆不下了,都堆到半截李的老宅里了。誰讓他和半截李住相并的兩所大宅。

  如果不是因為住得近,他也不會在這個地方。

  “我說,三爺,這種事情你也急不來,與其那么焦躁傷了身體,還不如先做點其他事情,分散一下龘注意力?!苯饩怕裢炅说?,拜了一拜,又道。

  “我下棋又下不過你,喝茶也喝不出味道來,你不怕我把東西都摔你臉上?”半截李發怒道,說著抓起蒲團就想從椅子上下來。

  “你干嘛去?”解九道。

  “我要進去看看?!卑虢乩畹?。

  解九立即上來攔住,對他道:“你這個人煞氣太重,老八不是讓你別輕舉妄動嗎?”

  “我傻待在這里就憋死了,憋死了對誰都沒好處吧。而且老八這個混蛋,滿口胡說八道,我可不信他?!?br/>
  “老八你都不信,你記得佛爺沒聽老八的,后來發生什么事情了嗎?”解九道,“這件事情不可動,動一發則牽連太多人,您過上好日子不容易,想清楚了?!?br/>
  半截李想了想,深深地吸了口氣,眼里露出了兇光:“小九,以前沒人敢和我這么說話,這話我不愛聽,你最好別說?!?br/>
  解九微微笑了笑,他根本不怕半截李,他知道這人雖然是個陰狠至極沒有底線的人,對于他來說,什么兄弟情誼、江湖規矩、信用責任,都是狗屁。這人比陳皮阿四都不如,但別人為什么會和他交往多于老四,更多的在于,此人有個絕對的軟肋。

  得到了那根軟肋,這個卑鄙者里的祖師爺也會變成特別安全的鄰居。

  看著半截李的表情,解九很想特別欠揍地跳起來說:“我就說,我就說,你能拿我怎么樣?!钡?,他的性格還是讓他完全沒有任何表示。

  “好,但是你也別進去?!苯饩诺?。

  半截李顯然冷靜了下來,坐了回去,忽然人就變了一個狀態,變得特別安靜,似乎焦慮一下子都沒了。

  這才是半截李最可怕的樣子,解九知道這人已經失控了,他通過這種狀態來隔絕自己和外界的聯系,以免自己做出不理智的事來。

  解九也懶得管他,卻也不敢坐他邊上了,他知道這人也許忽然爆發就會一刀捅過來。他走到天井的正中,開始看天井中那些奇怪的植物,一邊悄悄地看了看懷表,他也實在不想再熬下去了。

  也不知道這樣的時間過了多久,解九在天井中間都快把那些植物瞪死了。忽然,就遠遠地聽到后房里傳來了一聲啼哭。

  解九立即抬頭,轉頭看向半截李,就看到這殘疾人像一只兔子,飛一樣地出去了?!斑旬敗币宦?,一個人影迅速消失,被人影撞開的門還在那兒晃來晃去。

  他心想:糟了!也立即沖過去,跑了兩步到了后房,就看到產房的門已經開了,穩婆抱著孩子剛剛出來,一看到幾乎貼在門口狂喘氣的半截李,嚇得手一哆嗦,孩子竟然一下脫手摔了下去。

  解九“嘖”了一聲,心想:完了,這一摔,先不說孩子有沒有事情,這穩婆全家,加上自己、老八,恐怕都有不小的麻煩。自己距離太遠,身手也不濟,竟然眼睜睜晚了一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