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藏?;ā穼嶓w書版本    《盜墓筆記少年篇·沙?!穼嶓w書版本
返回首頁藏?;?/a> > 23棋局

藏?;?連載中)23棋局

  吳三省看著面前的棋局,上半身紋絲不動,但是雙腳已經不知道換了多少次位置。

  吳二白在對面看著他,看到他對自己淡定地一笑,心中不免好笑。

  內心這么焦慮,還要保持上半身到臉紋絲不動,沒有破綻,老三的城府確實修煉得不錯??墒沁@內心的急火,他這種性格,確是再掩飾也掩飾不住的。

  “你也別多想了,快下吧?!眳嵌讓侨≌f道,“七步之內將不死你,就算你贏?!?br/>
  “別,這樣贏了也不光彩,我又不是輸不起的人。而且,我未必就一定會輸呢?!眳侨≌f道:“老子設的套,你還沒發現呢?”

  “你怎么用兩個卒和一個相設套,你這個套未免窟窿也太大了?!眳嵌卓戳丝醋约撼缘舻囊淮蚱遄?。這是田黃的象棋,老爹做壽的時候,九爺爺送的。據說是蘇州的大師傅雕的,上面的字也是名家寫的,相當珍貴。如今不到三年,就磨得有些包漿了。

  “輸了不準砸棋盤啊?!彼吹桨鼭{就有些緊張起來,這東西要是被老三砸壞了,自己也得跟著倒霉,老爹非放狗咬他們不可。

  說起那些狗也真是,在老爹手里一個個都是寶貝,自己的親生兒子卻不放在眼里,是覺得我們三個輩分在它們下面嗎?

  不好,走神了。

  吳二白吸了口氣,老三還是在他的面前正坐著,紋絲不動地看著棋盤,眉頭都快打結了,沒有發現他神游天外。

  他不愛和老三下棋就是因為這個原因。老三倔強而且頑固,看到自己快輸,往往一步棋要想十幾分鐘,非得把棋局拖到吃飯的時間。然后說一聲:“哎呀,沒時間,這盤算打和啊打和,吃完飯開盤新的再來過?!?br/>
  不過在這個家里,能和自己下一盤棋的,也就老三了。老大雖然下得也不錯,但是喜歡防守,而且稍有下風就會立即認輸,下得沒什么樂趣。

  “要不,算和棋?”吳二白說道。他實在耗不起時間了,下午還約了老大去店里盤貨。

  “不行!”吳三省道,“這種局勢下,要是算和棋,還是你讓的我,于我還是一個敗字?!?br/>
  “那你能下得略微快些嗎?”吳二白說道,“下一步棋能燒開一壺水了?!?br/>
  吳三省白了吳二白一眼,“急什么急,老子想后招給你設套呢!”說著抬手準備推棋,“這一步一定讓你大吃一驚?!?br/>
  吳二白看著吳三省一愣。這盤棋所有的走法,他都已經了然于胸,推測出吳三省所有的走法,都會在七步之內被自己將死。所以他的注意力不在棋盤上,只是機械地盯著面前的弟弟。在吳三省抬手的那一瞬間,他看到吳三省的臉色,隱約露出了一絲其他表情。

  在那種淡定之間,這表情幾乎無法分辨,得意?緊張?還是沮喪?無法分辨,但是這一次極其輕微的表情變化,還是讓吳二白捕捉到了。

  有詐,他幾乎是條件反射地一把抓住吳三省想要推棋的手。

  吳三省受驚,“干嗎?”

  吳二白低頭看向棋盤,緩緩的看過所有的棋子。果然,他發現,其中一個棋的位置,被移動過了。

  “我讓你你不服氣,作弊贏了,你就覺得能接受了?”吳二白問道,“你的邏輯我真是搞不懂?!?br/>
  “作弊?我沒作弊啊?!眳侨⊙b作非常無辜的樣子,“誰作弊了,老子想到妙招不容易,你可別賴皮扣我個帽子?!?br/>
  吳二白放下他的手,把手指移到那顆棋子上面,緩緩移回剛才的位置,“老三,你要不要我把這盤棋全部反推回去看看?看看這顆棋怎么才能到這個位置上來?”

  吳三省看著吳二白的眼睛,罵了一聲:“狗日的,要蒙你一次怎么就那么難?不下了不下了,下次再來過?!闭f著把棋一推,把棋子全部都弄亂了,“你收拾,我去睡覺看棋譜,我明天一定能贏你?!?br/>
  “別啊,你和我說明白了,怎么我讓你你就不服氣,你自己作弊就覺得沒事?”吳二白看著被打亂的棋盤,有些生氣。這小子是在外面當大爺當慣了,在家里欠收拾了?難怪老爹讓自己好好殺殺他。他把弄亂的棋用最快的速度擺了回去,推到吳三省面前?!澳阃剖峭撇粊y棋盤的,就算你打麻將,推亂了我也能給你擺回來?!?br/>
  吳三省盯著吳二白,顯然沒想到老二竟然會糾纏不休。他瞪了半天,不知道該怎么應付。

  在外面打架他的手可黑了,但是和老二打架,他雖然也不至于打不過,但總不能把老二打死。即便是打傷了,他老爹也不會放過他。更何況老二這人太狡猾,只要得罪了他,就算同他和好了,逢年過節他肯定還得給你使絆子。

  難道現在犯慫?他倒也不是不會,不過這段時間他確實在外面比較囂張,這個心氣有點轉不過來。

  他盯著吳二白,吳二白也盯著他。吳三省的兇橫是這一代出了名的,都說狗五爺生了三個兒子,老大是狗,老二是狐貍,老三是瘋狗。瘋狗是沒有理智的,甚至是一些老前輩都有點忌憚這個什么規矩都不講的敗家子??墒菂嵌椎难凵窭镆稽c都沒有任何的畏懼。

  光屁股的時候老二是怎么看自己,現在老二還是那個鳥樣。瞪了半天,吳三省終于妥協,他坐了下來,開始自己收拾棋盤說道:“得,我認輸,我作弊可恥。改天請二哥吃飯賠罪?!?br/>
  “我是想聽你的邏輯?!眳嵌渍f道,“為什么我讓你你就不接受,你作弊就接受了?”

  吳三省看了吳二白一眼,把吳二白吃掉的他的棋子拿過來一個一個擺整齊,而且是按照一定的順序,他知道吳二白是那種所有事情都必須有次序的人。

  “因為靠的是我自己作弊,不管我作弊,還是耍賴,還是摔棋盤。我只要能不輸,我都會干,這些事情,全部都是我自己干的,我不需要仰仗其他人。這對于我來說就足夠了?!眳侨≌f道,“你知道老爹一直不喜歡我,從小我要做點什么事情,他肯定不喜歡。我們家現在窩窩囊囊的,你和大哥心思都不在這個上面,我要干出點名聲來,也只能靠自己?!?br/>
  吳二白端起一邊已經有點涼的茶,說道:“老爹是不想我們和這個家族事業有關系,難得不用子承父業,可以干點自己喜歡的事情,你怎么就不明白呢?”

  “很多事情,不是老爹說不想我們有關系,我們就可以沒關系的?!眳侨≌f道。把最后一個棋放回原位,就發現自己一點氣都沒有了。

  和自己人,果然生不起氣來。

  “好啦,你滿意了,你不是還要和大哥去盤貨嗎?最近擇一天,我請你吃飯賠罪,再過幾個月,你就要離家去學洋學了,老大也要去地方上工作了,我們可能得好幾年見不到面,這家里,就剩我一個無業游民,得冷清了。老三我這段時間得多多請你們幾頓?!眳侨《似鹌灞P,就往房間里走去。

  吳二白看著他,忽然覺得老三和自己想的不太一樣,他一直以為老三是個任意妄為的人,行為中只有情緒。但是現在看來,這種不可控卻是來自于一個相當可控的內心。

  如果說老大是表里如一的可控,他自己是內斂的可控,那老三,就是完全隱藏了自己內在邏輯的可控。老大一眼就能看透;自己看不透但是能被別人預判到內心的大概狀況;而老三,他的外表和內心是兩個世界。

  老三以后的日子,恐怕會是他們三個中最坎坷的。

  吳二白有些心疼了,他一口喝了茶,對吳三省的背影說道:“老三?!?br/>
  吳三省回頭:“干嗎?”

  “心里有一個想法,不管任何手段都想去實現的話,有的時候,還得學會仰仗他人,特別是自己人。如果你覺得靠自己最好,那你最好記得,實在不行,總有幾個自己人可以找一找?!?br/>
  “知道啦?!眳侨↑c上一支煙,笑了笑,背過身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