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藏?;ā穼嶓w書版本    《盜墓筆記少年篇·沙?!穼嶓w書版本
返回首頁藏?;?/a> > 012-013 你是瘋我是傻

藏?;?連載中)012-013 你是瘋我是傻

  “是的,千真萬確?!蔽掖蜃只厝?。
  
  我坐到沙發上,不停的揉腰部。
  
  沙發是真皮的,外表的皮質層經過多次的冷熱變化,已經開裂,很多都剝落了下來,使得沙發顯得很老舊。但里面的彈簧和海綿還是相等的舒適。是上等的手工藝沙發。
  
  沙發本來是棕色的,如今已經發白偏向灰色。沙發的四個腳,死死的卡在水泥中。
  
  這不符合常理,這個沙發,一定和剛才這個女孩子的突然消失有關。
  
  沒有短信回過來,我渾身的汗都被這燈射干了,然后又出了一層虛汗。對方仍舊沒有反應。
  
  我看著手機,想著他最后一句話,他不知道這里有其他人存在,對于我看到了我之外的人,他顯得非常驚訝,如果是正常情況,他此時應該在徹查這件事情,沒時間回復我。
  
  但這很不自然。
  
  我抹了抹臉,又想了想,發現不僅是不自然,而且出現了邏輯問題。
  
  我用記事本把所有我剛才有所在意的細節,全部在手機里羅列了下來。
  
  我要看她的手的時候,她把手藏了起來。
  
  之前手機對面的七指惜字如今,但是在我追擊那個女孩的時候,他不停的和我聊天,給我很多的震驚的信息,導致我的速度下降。
  
  這個房間光線設計過,在那么亮的地方,突然熄滅所有的燈,再打亮會灼傷眼睛。是用來施展障眼法的最好地點,這個女孩一心要回這個房間,目的明確。而且障眼法對于不熟悉機關的人是無法使用的。說明這個女孩子了解這個機關。
  
  七指給這個女孩子發過短信,我看到了,就因為我看短信的瞬間,女孩子才找到機會推開我,但是現在他又假裝驚訝,如果他不知道有個女孩在這里,那這個女孩子就不是他的人?那勢必有另外一個人劫持了另外一個手機基站,在和這個女孩交流,這算是A組B組的綜藝節目嗎?不,事情不可能那么復雜。
  
  他發來短信的時機,和這個女孩的各種行為有著非常貼切的節奏感,顯然知道我和那個女孩之間的距離。
  
  胖子的枚舉法對于梳理思路很管用,還有很多很多不自然的地方。
  
  這個七指的言論,和我所看到的事情,矛盾越來越多,這使得這件事情越來越復雜讓人看不懂。就和當年三叔和我的情況一樣。
  
  但如果,事情非常簡單,我只相信我自己看到的一切,那這個女孩子絕對不是在這里出現的神秘幸运飞艇pk拾计划四人,這個女孩子很大可能性就是七指本人。
  
  那么她用突然出現的鋼琴開始營造氣氛,之后將我們困在,把小花和我分開之后,為了能夠讓我感覺到恐懼,她冒充小花的樣子,在我的樓梯上方,希望能讓我造成這個樓梯空間錯亂的感覺。但是她沒有想到我的動作那么快,倉惶之下,她來不及逃跑,還被我踹倒了。
  
  為了逃脫她先用手機給自己發了一條消息,然后借機推開我跑路,一邊跑,一邊給我發消息?;艁y中,她不得不爆出猛料,讓我的心智受到動搖。
  
  七指是個十六七的女孩子,按照線索來推斷是不可能的。這里面肯定有其他北京pk拾幸运飞艇计划在线计划,但不管她是七指的后人還是七指是個妖怪,都不重要。
  
  最后她到了這個房間,用手機控制這里的燈,然后啟動機關,成功逃脫。但是,北京pk拾幸运飞艇计划在线计划已經破功了,神秘建筑和解放前的詭異建筑師,可怕的突破時空感的密室——這些前提都已經破產,她已經沒有辦法連貫的解釋自己的出現。
  
  自始至終,這個地方就只有三個人,我,她,小花。
  
  差不多就是這樣,想到這里,我的心跳慢慢也緩了下來。如果我料的沒錯,她現在正絞盡腦汁,思索如果合理解釋我看到一切的方法。
  
  我站起來,來到她剛才站的位置。用手機關燈之后,她肯定手動啟動了機關。
  
  我抬手,伸進滾燙的燈泡中,我手部的汗毛立即卷曲了起來。我用手指一個一個去摸,燙了就縮回來,試了半個多小時,我終于摸到了一只并不是那么燙的,可以用手握住的燈泡。
  
  我用力往下一拉,面前的沙發一下翹了起來,我一手搭在沙發上,沙發翹起的同時,我被帶著甩了出去。直接甩到了來時候的路口。
  
  在燈暗的瞬間,這個女孩子用這個小把戲,從我的頭頂上躍過,來到了我的背后。
  
  “只是個魔術?!蔽液鋈慌d趣索然。抬頭,就看到從走廊上方的黑暗處,垂下來一根繩子,我抓住繩子,繩子瞬間往上,將我拉上了走廊上方的黑暗中。
  
  瞬間下面煤氣燈一盞一盞照亮的好像裝飾光帶一樣的走廊迅速遠去,接著面前一塊黑色的東西晃過,我進入了一個全黑的井狀通道中。
  
  繩子速度很快,拽著我一路往上,大概六七秒后,繩子停了下來。我雙手亂抓,黑暗中抓住了一邊欄桿樣的鐵條。用腳嘗試著,終于點到了地面。
  
  一片漆黑,只有前面很遠的地方,有一個小光點。在不停的閃動。
  
  我打開手機的手電,照了照四周,滿地都是鋼筋的鐵頭,一根一根從水泥里刺了出來。在這里摔一跤肯定就成糖葫蘆。
  
  墻壁上也是,我小心翼翼的踩鋼筋的中間,往那個光電,一點一點靠近。
  
  “我找到你了?!蔽覍χ莻€光電說道。那明顯是手機的屏幕光線?!肮媚?,我知道就是你,你不用裝了?!?br/>  
  啪,一盞臺燈被打開,黃色的光暈染開來,我看到前面有一只和剛才款式一樣的沙發,沙發的邊上,放著一只落地的臺燈。
  
  我看到那個女孩子坐在沙發上,被五花大綁。驚恐的看著我。轉頭,小花從臺燈后面走出來,手里捧著一杯茶。
  
  “不好意思,先到一步?!彼缴嘲l上,說道:“你腰沒事吧?!?br/>  
  #########
  
  我愣了一下,看著小花有點小得意的表情,還翹起了二郎腿,把茶杯放到自己膝蓋上,心中暗罵。你妹啊,兄弟一場,要不要這么攔截我的成就感?
  
  我捂著腰朝他走過去,盯著這個女的,看到她的頭上腫了一個大包。
  
  “你們都不是男人,打女人!”女孩子哭道。
  
  我抓起女孩子的手,看到女孩子的小拇指外側,有手術的疤痕,心中莞爾,難道真的是七根手指,手術去掉了兩根。
  
  我轉頭問小花:“你什么時候到的?”
  
  小花喝了一口茶,“半個小時吧。我一直跟在你后面?!?br/>  
  “你跟在我后面?你不是中了她的招嗎?”
  
  “你是指樓梯上嗎?那種陷阱怎么能困住我,我只是想到她肯定看不到我到底中招了沒有,于是干脆不說話,沒想到你一下就爬上去了,伸手不錯啊現在,體能還要加強,你得戒煙了?!?br/>  
  “先別扯這些。然后呢?”我忽然意識到剛才發生的所有事情,小花都在后面看著我,臉一下就紅了,我操,太丟人了。
  
  “然后我一直跟著你,到了那個燈泡的房間,正好那女的從里面翻出來,抓住繩子上來,我跑上去,抓住了繩子的末端,你知道玩繩子我很擅長的,在繩子上我就把她搞定了?!毙』〒P了揚茶杯,問我要不要。
  
  我捂住臉,覺得自己好蠢。蠢到沒邊。怎么能蠢成這樣。
  
  “然后我發現這里有茶具,想起你在下面很有興致,于是我打算休——”
  
  “打住,不用說了?!蔽铱聪蚰莻€女的,決定轉移話題:“你到底是誰?現在可以說實話了吧?”